又往前大跨一步, 在東京待上八個月了

其實在這裡我聽音樂的時間反而不多

也沒有把IPOD隨著行李帶來

我的小黃BASS也沒有運過來216048_10150156606342475_548632474_6807908_6302909_n  

幾乎是跟音樂的世界有點斷連了..

從高中不小心走進熱音社開始,每個星期都在期待著星期五和假日的到來

星期五是社團時間

上學放學都可以自以為很帥氣的背著重的要死的BASS走在路上

阿達(我的BASS指導老師)在教完課後,機車的前座放著我的BASS,就這樣載我到南港捷運站

假日又到音樂工作室混上一天,明明課程只有短短一個小時

好懷念那個貼滿防音海綿的空間

再吵都無所謂

也從沒想過會在那個工作室和國小的初戀再次相遇,而且還組了個團喔(笑)

 

大學也是有事沒事就往社團跑

晚上都獨自練到負責關門的阿伯來了才肯走

隔壁的國樂社跟合唱團都在跟我們比賽誰比較吵

偶爾練完團和大家一起吃消夜

也因為如此認識了我最最最最要好的鼓手好夥伴(導遊) 甚至還被我拉來幫忙拍片當助手  

 

只是後來遇到了瓶頸,漸漸覺得自己沒有那個能力而開始躲避上課

真的好對不起阿達老師

從那之後我就退居於只當個欣賞者了

 

很謝謝某人送了我一個永生難忘的生日禮物

OASIS在台北的演唱會A區搖滾票(沒想到看完後他們也就解散了)  真是太幸運

那是久違音樂帶給我的巨大感受

所有人在現場邊唱邊哭著

 

去年喜歡上台灣的銀巴士樂團,他門的音樂聽起來很溫和實際上卻充滿爆發力

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在房間流了眼淚

BASS是日本人,最愛吃的食物卻是豬肝

那陣子很常去看現場表演,因為很害羞,總是默默的在旁邊看

還偷偷遞上了卡片給BASS手IDA先生,偶爾通通信

在我來日本前去看了他們某場小型演唱會

終於鼓起勇氣用日文和他聊天   P1040080  

 

然後就在剛剛,聽了李吉他今年辦的創作大賽錄製專輯

其中一位獲得冠軍的是我朋友   阿左

他大一才開始學吉他,同學老笑說他是念吉他系,不是吉他社

幾乎不來上課,點名前一刻才會出現

想也知道被留級了

不過對他來說也許是多擁有一年充分的時間吧

他沒有放棄過,就算遭遇過很多失敗挫折,就算做了些事超乎常理,還真的是難以理解的人

不過,煮飯卻也意外的好吃(笑)

這首歌沒有詞,滿滿的是旋律,如同歌名(微風),微微的像風一樣

希望他能繼續加油

 

 

現在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可以看到JOHN MAYER的現場演唱會了

如果在日本辦,約好要飛過來一起看

如果在台灣,嗯................好像根本是渺茫的機率

 

謝謝你喚起我對音樂的一點點想念

很難得的度過了一個有音樂陪伴的午後雷陣雨

 

 

創作者介紹

不思議な東京日記

MIHOミ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