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沒收過來自家人的信?」
雖然我認為影像是最無國籍的傳遞力量,但只有同個國家才懂,從小便耳濡目染的文字才能釋放出溫度。

可能是因為最近有些不安,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收到家人寫的文字,於是趁著生日當作契機請他們寫。原本想說他們可能會懶的寫,乾脆寫在同一張,沒想到收到的是三封滿滿的字跡。

當禮物盒送到公司時,我根本不敢馬上打開卡片,就怕自己不小心眼淚就流了出來,直到今天休假時才拆開。

其實早已忘了上次看到他們的字跡是什麼時候,所以在閱讀的過程中感覺是既陌生又熟悉的,有種難以言喻的不可思議。原來老爸的字如此霸氣有力,原來弟弟的字還是這麼可愛,原來老媽的字跟老爸有點像,這些發現對我來說變得好珍貴。從字字句句中也才知道原來他們是如此擔心我一個人在國外生活,卻又一邊用最大的力量支持著我。

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什麼孝順女兒,畢竟一直在日本很任性的過著自以為想要的生活。也知道家人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待在身邊,就算賺的錢少一點也沒關係,不要讓自己壓力那麼多,就算發生什麼事還有家人在。

每次回台灣,難免會被說個一兩句,「你沒有想要回來嗎?」「還是再想清楚一點吧!」,而我總是不正視回應,刻意忽略,因為這是連自己也不知道的答案。

既然當初是自己決定要隻身在異鄉闖蕩,就知道得面對那些思鄉情怯,遇到難過或受委屈時得獨自吞肚的可能。我個性又很倔,不太想讓家人過於擔心,所以總是選擇報喜不報憂。

然而到後期才明白,其實遠在家鄉的家人也抱著同樣心情,他們一樣想著遠在異鄉的兒女,一樣不想讓兒女擔心家裡的事情。還記得一開始留學那年,老爸似乎有次因感冒引起肺部問題住院,這件事情直到他康復出院後老媽才透過電話告訴我。 

平常除了老媽比較會跟我聯絡,聊她瘋狂抓寶抓到包車去嘉義燈會,聊她跟老爸又為了什麼起的小爭執,雖然電話的另一端老爸也在,但當老媽想把電話拿給他時,他總說:「啊,不用啦!」

line也只是偶爾傳個逢節必傳的貼圖,以及拍下幫我澆水照顧的盆栽外,幾乎沒有對話。老媽卻說:「你爸只要知道你買機票要回來的時候啊,每天都在倒數耶」

而一旦實際見面後,他只是酷酷地說:「你房間每天都是我在除濕的嘿!不然你以為是誰!」(老家基隆若是不除濕會很可怕。。)

所以這次看到家人難得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情感,讓我非常感動,甚至有些驚喜。滿滿的字跡,滿滿的愛,滿滿的力量。而我現在能回饋他們的就是好好努力認真過生活,照顧好自己。

 

你也很久沒看過家人的字跡,來自家人的信了嗎?

不妨找個小藉口,請他們動筆寫寫看,你會發現他們才是最在意自己,最擔心自己的人,也是最會讓你感動的文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HOミホ 的頭像
MIHOミホ

不思議な東京日記

MIHOミ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213601
  • r4U月婵:女主角之一,来自三千道州补天教的女修。修有化天神通和御龙术、补天术、真龙宝术(龙吟术)、神凰宝术(凤鸣音)、照天术等,曾在荒域访求少年英才。清漪的主身,已与次身融合归一。